2013年4月2日 星期二

[台灣-南投] [部落] 2013一個泰雅部落的故事。紅香 Maknazy



2013年回到親愛的紅香部落,

僅管如同以往的每一年再次受到大雨傷害,
這裡依然什麼都沒改變,
只有,
櫻花開了,孩子長大了,部落更美了。



Rimuy su la rimuy yun rimuy su la rimuy yun

輕快的泰雅族歌聲,讓我在部落與九歲的Kumu相遇。那一日,Kumu一家人在茶園裡,太陽底下,他們因為家人的相聚而唱著在學校剛學會的泰雅族古調,他們沒有太多慾望,只因為簡單的幸福而感到心滿意足。

夜裡,身為陌生人的我被邀請去Kumu的家裡喝茶,使用夾雜著一些日語的泰雅腔國語,老頭目跟我訴說著部落文化的消逝,因為困難的生計,因為很多人已經無法在山裡生存。

Maknazy紅香部落,位於南投縣仁愛鄉瑞岩村,是泰雅族人的發源地,位於雪山山脈,為泰雅族人最深山的世居地,以從未服從日本威權而自豪,以守護全台灣泰雅族人的根源而感到光榮。Kumu跟我說部落的人很有趣,因為村子裡以高麗菜和高山茶業為主要作物,又因為離開部落的路又長又危險,所以部落裡大部分的人只品茶不喝酒,愛吃菜少食肉,我問她這樣不會很膩嗎?Kumu笑笑的跟我說他們已經習慣了,而且爸爸常說這裡的作物因為位處台灣最高海拔的產區終年喝雪山的水長大,又健康又好吃,多吃一些對自己很有幫助。在一旁,Kumu的妹妹興奮的頻頻點頭。

走到部落一旁的北港溪畔,這裡的水清澈見底。走過古老的日式鐵線橋我們來到紅香溫泉的所在地,這時已經有很多小朋友在這裡洗澡玩水,Kumu說部落的人很幸福,因為他們幾乎天天泡溫泉洗澡,無色無味的碳酸泉讓四季如春的紅香部落更多了一份桃源仙境也難得的溫暖清泉,他們很喜歡這裡,白天可以玩水,晚上可以看到滿天的星河。但是這個充滿幸福的地方卻環繞著數不近的威脅與現代化壓力。

忍受挫折與備受剝削是這裡的父母親們所為孩子們藏起來的現實,他們說,這理的路途比司馬庫斯還遙遠,這裡的產道比東埔還危險,但他們對於部落的愛與其他部落一樣,他們不能走,他們與很多地方不同,紅香的人守護的不只是一個部落,而是一整個文明與歷史,守護台灣最後一個與世隔絕的泰雅仙境。

一大清早走在滿是楓紅與櫻花交錯的小徑,這裡真的是美的讓人難以相信。白天的部落仿若空城,為了彌補中間商的剝削,他們必須花更多的時間去耕種,直到晚上大家才會全部相聚在教堂,讓空靈的歌聲在山谷裡縈繞,他們希望能保留這個地方,得到合理的價錢,他們真誠的與天禱告。

離開部落前,Kumu和我說「我每到假日都與爸媽上山幫忙,因為我們要把部落蓋得更漂亮。」紅香,是所有泰雅人的部落。我把他輕輕抱起,泰雅族孩子就像是仙境裡的天使,那樣的微笑。







紅香部落,七零年代曾經是全台知名的觀光野溪溫泉勝地。直到九二一過後地質鬆動,力行產業道路逢雨必斷,沒有下雨也會滲水掏空,路面不平使得低底盤非四輪傳動的車子無法進入而斷絕觀光產業。已過了十幾年,狀況不但未曾改善,山上的產業也開始被外來中間商剝削,冷凍商(菜蟲)用低價買斷了山上的蔬果,茶商則斷絕技術用低價購買紅香茶菁轉以梨山茶四到六倍賣出。

2010年,部落社區發展協會終於擁有技術製茶,並決定犧牲梨山茶之名,改以部落的名子包裝販售,用公道的價錢分享簡單的願望。2012年,部落的橋再度被大水沖垮,上游出現堰塞湖,面臨滅村危機,好險上帝保佑,堰塞湖並未決提。2013年,居民整理受損的作物重新站起,就像這幾十年來一樣,他們依然勇敢。


本篇以下為圖片紀錄親愛的孩子還有朋友!
不多作贅述。
































相關網址:
地址:
南投縣仁愛鄉紅香部落
交通資訊:
【大眾運輸】
 大眾運輸不方便前往,如果有自行車或徒步,可搭乘埔里客運往翠峰,於力行道路口或派出所處下車。
【自行開車】
 台14線接力行產業道路往紅香部落即可抵達。或是於翠峰派出所轉進產業道路抵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