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8日 星期一

[台灣-新北] [社會札記] 媽祖田事件,北部最後的先天派齋堂延緩拆除


正義兩個字不難寫,
但卻很難在人世間穩當存在。
當利益面對弱勢,連媽祖廟都可以毀人宗廟、拆人家屋。

「新莊慈祐宮」不但壞了媽祖慈悲為懷的美名,
還玩弄法律和利用歷史給予的優勢,咄咄逼人。

這豈只是白紙黑字土地所有權的問題,
更不是付不付租金的問題。



為了簡單起見,直接引述普安堂去年整裡的來龍去脈。

媽祖田是位於新北市土城近郊罕存的自然山村。據日治時期土城役場(相當於現在的土城區公所)所撰述的《土城庄庄勢》,此地最早是在乾隆時期移民所開墾的,該文獻並記載媽祖田人是「開墾的先驅者」。

日治時期,「媽祖田起義」曾是抗日的先聲,因為抗日行動,統治者嚴格管制媽祖田山區,先是解散原墾戶神明會的財產,再由日本郡守指名新莊地方首長做為管理人(但管理人絕不是土地所有人);村民為了保護自己的土地及神明,將普安齋堂捐出成為公共領域,園區內留下的古蹟及文物向世人宣示莫忘歷史存在的事實。

然而,國民政府接管後,未輔導媽祖田山區資訊不足的原墾戶進行土地登記,而讓他們錯失了法律上的權利。

普安堂(前身名為「菜堂仔」)是媽祖田村民的信仰中心和部落所,創建於日治大正三年,隸屬台灣齋教先天派,龍泉老人李應彬先生是第五任住持。這位藝術家出生在物資貧乏的年代,十八歲進入寺廟彩繪,二十九歲為台北萬華龍山寺彩繪門神,和潘春源先生,一老一少同台競技,傳為佳話。這樣的工匠背景,後來不僅入選日治「府展」,並在台灣省展以水彩得到西畫特選,被譽為台灣第一人(之前均為油畫特選)。

藝術家李應彬在民國五十年代來到媽祖田村落,刻苦清修並鑽研佛道經典,將經典的內涵表現在普安堂的宗教藝術作品中,將藝術創作和日常生活、宗教修行,三者緊密地結合成自然文化園區。從普安堂旁的登山口沿著「悟源紀念步道」(李應彬先生法號「悟源」),古樸的石階路一路向上,登往大暖尖山,不但可以遊歷祖田村山區的媽祖坑古道、抗日古戰場,沿途還可一覽竹林、蕨類、油桐樹等生物多樣性豐富的淺山生態景緻。

也因為普安堂園區是「新北市最後一間台灣齋教的宗教園區」,使得媽祖田的自然生態和文化資產保護格外受到關注!



然而這個城市邊緣的郊山村落,多年來被抹殺開墾事實的歷史記憶,被財團綁架的政府又將原墾戶汙名化為私占戶,1977年未經居民同意下,一日內將三百甲山區土地擅自變更為新莊「慈祐宮」廟產,並銷毀土地變更文件,使得定居在此兩百年的村民屢次遭大廟「拆屋威脅」被迫簽下租約;近年來遭受高速公路切割、火葬場汙染,而今又面臨新北市政府有意開發為「殯葬園區」,在土地利益和經濟開發前提下,歷史記憶和文史瑰寶面臨迫切危機!



雖然慈祐宮廟方一直宣稱問題是出自於普安堂不願意繳交每坪13元、合計6332元的月租,但問題就出在這些土地根本就不該屬於慈祐宮,所以哪來的理由要追溯普安堂四十幾年以來的租金。

慈祐宮故意玩弄法律來逼迫一間小小齋堂付出龐大的費用還要求承認自己不曾擁有這塊土地,而同樣的手法也一樣用在其他媽祖田上的住戶,很多人都將面臨無家可歸的命運。

大家必須要知道,這些土地是屬於這些墾民的。

而慈祐宮只是利用土地登記來豪奪這些可憐老百姓世代生活開墾的土地。






新北市土城區媽祖田「普安堂」法院原排定18日執行拆屋還地,但因普安堂向法院申請暫緩執行,並沒有拆除動作。台北大學學生及附近住戶,到場聲援,希望保留「古蹟」,尋求更好的解決方式。

與新莊「慈祐宮」爭訟土地權歸屬的土城媽祖田普安堂,向新北市府申請指定古蹟,未獲市府古蹟審議委員會通過,確認不具文化資產地位。


全文網址:

 土城普安堂緩拆 北大學生聲援




說這麼多,還是希望大家能站出來,為正義發生。

用土地登記來強奪土地的事情時有所聞,如今卻發生在我們的身邊更是需要住在三鶯數土城的我們站出來,一同守護珍貴的歷史與文化。



相關連結:

【地方快訊】搶救普安堂、搶救最後一片淨土!






1 則留言:

  1. 住在土城多年的我,前些日子與家兄再遊普安堂,深感是一處清幽美麗的地方。可惜,面臨到法律問題,深怕之後真的被拆除。不知有無熱心的法扶團體可以協助。

    回覆刪除